表白词 | 经典情话 | 情话短信 | 肉麻的情话 | 感人的情话 | 伤感情话 | 浪漫情话 | 爱情诗句 | 爱情宣言 | 爱情语录 | 暧昧短信 | 经典的话 | 经典短信 | 问候语 | 散文诗词
当前位置: 表白词 > 情感美文 > 文章列表

姐妹情深的美文

时间:2013-01-06 分类:情感美文 浏览:2808

表白词 www.cupidundierun.com 篇一:姐妹情深

 

   去年看过一部最火暴的电视剧蜗居,如今能记住的不是那个被称为“万人迷”的宋思明,也不是那个温柔体贴的小贝,显然作者对于这两个人物的刻画太过夸张,太过修饰,太过完美化,一个是能最大程度地满足女人的物质需求,一个是能最大程度地满足女人的精神需求,两个极致的完美男人也许只是作者内心对男人的向往或者是呼吁吧,因为现实生活中并没有宋思明也没有小贝。蜗居之所以会创下那么高的收视率和良好的口碑,我想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观众从剧中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也许一部分人还会有相似的经历。然而对于我而言,能让我难以忘怀且能打动我的却是海藻和海萍之间的姐妹情谊,当画面上再一次出现两姐妹的对手戏时,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尽管已经是看的第三遍。这让我想起远在外地且最令我放心不下的姐姐,想起我们曾经在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

  那是二年前的夏天,已经毕业一年的我,短短的365天却已步入了无数家公司,最短的只干了三天,最长的也不会超过三个月,学生时代的雄心壮志在现实面前被打击的体无完肤,内心极度浮躁,对工作永远都没有安定的情绪,也开始厌倦了这座生活了几年的城市,于是踏上了姐姐当时的所在地---上海。初来乍到,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高楼大厦,灯红酒绿,建筑设计很漂亮,夜上海的景色很迷人,可惜这些都与我无关,我住不进去漂亮的房子,更没有心思去欣赏醉人的风景,因为我要找工作,这是目前最最紧要的事情。当然每一个步入社会的莘莘学子们所经历的多种找工作的途径,比如定期招聘会,前程无忧、纳杰报纸,各大招聘网站,我也一样通通走过。

  自从我的到来,姐姐就再没有过周末,她会陪我去赶各场招聘会,陪我坐拥挤的公交,陪我在烈日底下晒到汗流浃背。这里的房子太高,车辆太多,空气太闷,冷漠,压力也随之滚滚而袭。时常又开始怀念起武汉,想着武汉的消费是那么的便宜,想念武汉地道的热干面,想念公司楼下那家卖烧饼的和蔼大叔,想念武汉那座城市的宁静和安详。有空的时候,姐姐会带我出去逛街,买一些两人都一致认为好看的衣服,姐姐个头比我小很多,原本穿小号就足够了,但是考虑到我,所以,通常情况下会买中号,这样的话,我们两个就可以换着穿,彼此性格差不多,喜欢的衣服类型也相差无几。附近的乐购有一种自制的面包,它的形状像菠萝,但里面包的是肉松,姐姐知道我特别喜欢吃肉松面包,几乎每天都会给我带回一个。就算两个人一起逛超市,她也从不买自己喜欢的零食,而总是买些我爱吃的东西,并且还一个劲地解释说:我不爱吃零食,那些都是垃圾食品。姐姐每天晚上下班回来还要做饭,中午的话自己就随便在外面吃点快餐,我不会做饭也没有做过,不喜欢厨房的味道,看到厨房就有一种想封闭它的想法。后来的某一个周末姐姐生病了,发烧、喉咙疼痛,折腾了一晚上,都怪我睡觉太死,居然没有一点察觉。直到天亮,姐姐才推了推睡的迷迷糊糊的我,半天才把我弄醒。当我听说姐姐感冒了,也顾不上还没有刷牙洗脸,穿上衣服直往外奔。附近的三家药房,都还没有开始营业,继续边问边找,最后走了四五个站才终于找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药店,转身就使劲往回跑。十月份正是气温渐渐转凉的时候,而我穿的还是夏天的短袖,很冷,很难过,眼泪不停地流,不清楚是跑累了还是因为姐姐生病,一边跑一边哭,很无助,暗暗幻想着,将来有一天,我一定要有很多很多的钱,那样就可以帮姐姐实现她的理想——做一名全职的家庭妇女。姐姐很优秀很完美,却始终未能找到那个能让她做家庭妇女的男人。到家时不过才七点多钟,记忆中的那个清晨有点冷。

  与姐姐之间有着诉不完的感情,道不完的友谊,说不完的故事……

  思念,祝福,祈祷,姐姐能找到生命中那个能给予她“家庭妇女”称号的男人。

 

篇二: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之姐妹情深

 

   姐姐比我大两岁,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跟在她的屁股后面,最渴望的就是她能带我玩。而姐姐是不喜欢我当跟屁虫的,所以那时候我经常被姐姐锁在家里,于是就造成了我害怕一个人但是却习惯了一个人的个性。

  开始记事的时候,我也就三岁,记得老房子里的两棵枣树,却不记得房子的格局。那时候,院子的门是朝西的,只所以记忆这么深,是因为我那时候经常躲在门后等姐姐。

  那时候,村子里的孩子多,每家都好几个。村子里有一家六个孩子,他们家三姑娘比姐姐大一岁,四姑娘比我大一岁。孩子们在一起玩时,我和那个四姑娘总是吵架,而最终也总是演变成姐姐和三姑娘的战争。姐姐长得不壮,总是被三姑娘打的伤痕累累,但是她总是拦住那姐妹俩,让我快往家里跑,而我却总是放心不下她,跑一段路就会停下来张望,姐姐跑过来之后,再一边催促我快跑,一边拦下追过来的姐妹俩。长大后谈起这件事,姐姐总是白我一眼,说我当时够笨,不知道快点跑回家,害她还要担心我。

  记得有一次,我没四姑娘欺负,姐姐过来?;の?,被三姑娘捉住,两个人打在一起,姐姐下不的手,头发都被扯乱了。我被四姑娘揍哭了,姐姐气坏了,张嘴就朝着三姑娘的肩膀狠狠咬了下去。此后,三姑娘姐妹再也没敢欺负我们,那一次是姐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何人动手。

  提起姐姐,在我印象中最深的是那个甜瓜事件,后来提起来姐姐说她不记得了,可我知道现在都没有忘记。那时我们还没搬到新房里,那是一个夏天。人们在村口乘凉,过去一个卖甜瓜的,谁也舍不得买,看着那辆驴车越走越远,我们小孩子都馋的难受,突然,驴车颠簸了一下,有一个小瓜掉了下来,姐姐和三姑娘一起朝着那里跑去,姐姐跑得非常非???,把三姑娘落在了后面。她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时,手里拿着那个掉下的小瓜,在衣服上擦了擦就放在了我手里。那一幕我是至死都不会忘的,虽然姐姐永远不动我为什么记得那么深刻,毕竟那时候我才四岁。

  那年的秋天,我们搬到了现在的家,院子很大,在村子的北头,姐姐六岁。不知道为什么,她学会了把我锁在家里,让我和老奶奶一起玩。但那时的我最想和姐姐玩的,可是她却不顾母亲的责骂,总是把我丢下。后来我才知道,姐姐是生气我的受宠,但是那时的我慢慢地开始不再梦想和她玩,我一个人静静地玩着自己的游戏,慢慢地不再缠着她了。

  家里三个孩子,父亲最喜欢哥哥,但最宠我,因为我会哄他开心,最不讨喜的是姐姐,她嘴倔,挨打也不会躲,甚至连动也不动,眼泪都不肯掉一下。

  作为最小的孩子,我是有很多特权的,加上身体不好,家里的家务活我做得很少,地里的或相对而言也做最轻的。而姐姐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做饭,在凌晨父母和哥哥下地干活,我在床上呼呼睡觉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早起做饭,或者一个人在棉花地里摘棉花了。

  我想那时候姐姐是怨恨我的,因为她越来越无法容忍我的懒散了。她会在早晨把我从炕上拖下来,会逼着我去扫地或者擦桌子,或者烧火,而我却总是竭力地反抗。

  我那时候最讨厌的就是姐姐不小心弄坏的东西,总是推到我头上,因为这样父亲就舍不得责怪了,可那时的我是不理解的,我只是讨厌她陷害我。

  后来,姐姐的日子好过点了,母亲特别疼她,后来母亲告诉我那是因为家里的人都不喜欢姐姐,作为母亲她要用她的偏爱来宠姐姐。

  我和姐姐吵架时,母亲总是偏向姐姐,有的时候甚至会扯着我的辫子打我一顿。那时候我总怀疑自己不是母亲的孩子,是外面捡来的,姐姐也说我是捡来的。更总是喜欢向我证明他在母亲眼里是特别的。

  姐姐改变对我的态度是在发现我身体不好的时候吧。我是早产儿,出生时只有二斤多,都不会哭,大家都以为我活不了,但是我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只是身体比较弱,我想这也是早期父母宠我的原因吧。

  记得7岁那年,降雨很多,母亲担心我在外面跑掉到河里,就让我跟着上二年级的姐姐去学校,姐姐不乐意却也没办法??墒巧涎Р坏桨肽?,我就病了,在床上躺了将近半年,躺下的时候还是寒冷的冬天,第一次踏出屋门的时候却已经是春暖花开了。

  那时候的我,经常的肚子疼,浑身起红珍。冬天的时候还好,父母经常留一个人在家陪着我,我大部分时间是在母亲怀里度过的??傻搅舜禾?,我就只能一个人呆在屋里了。姐姐一放了学就在家哄着我,也许是在那个时候她发现我是个那么脆弱的生命吧。

  还记得当我苦闹着再也不肯喝下苦苦的药时,姐姐把西药碾碎,放上白糖,我还是不肯喝,她记得都快哭了,说不喝药就好不了,还说等我好了她就带我一起玩。

  等到我终于能踏出屋门以后,姐姐没有食言,她再也没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过。无论刮风还是下雨,她都和我一起上学,直到她到邻村去上学。记得有一天,突然刮大风,我在学校里冻得不行了,我的嘴唇都开始发青,浑身发热,姐姐吓得抱着我哇哇地哭,把老师都吓坏了。那一次我病了一个多星期,自此之后姐姐不在让我收到风寒。

  次年的夏天,雨水特别多,路上到处是积水,为了放水人们挖了不少的水坑。上学放学的路上,姐姐一遇到有水的地方就背我过去,不肯让我自己走。我想是我的那几次大并把姐姐吓坏了。

  自此,姐姐再也没为了父母对我的宠爱而吃过醋,她甚至于比父母更宠爱我,在父母忙于生计的时候,她就像一个小母亲,细心地照顾着我的生活起居。

  直到10岁的时候,我才开始不和母亲睡,开始和姐姐一起用一个房间,母亲每晚都会过来看我有没有盖好被子,姐姐总是让我睡里面,慢慢地晚上给我盖被子也成了姐姐的工作了。

  姐姐念到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家里供不起三个孩子读书,姐姐没考上六年级,就回家帮忙干农活了。那时的姐姐很伤心,但是她没有说别的,她开始成了家里的劳力,什么活都干,忙完了地里的活,还要压挂面??此⌒〉纳碜?,拖着一百多斤重的面粉,看她忙忙碌碌的身影,我已经懂得了心疼。

  后来,姨夫埋怨父亲偏心,帮姐姐在县城找了份工作,姐姐很喜欢那份工作,她两周回来一次,来回120里地,她也不觉得累,回来后就围着母亲转,把我赶得远远的,看她和母亲亲亲热热地在一起说话,我的心理满嫉妒的。

  我考高中那年,第一次进城,舍不得去住宾馆,就告诉姐姐要去她那里住。那天碰巧下雨,又赶上修路,我边问边找,找到姐姐宿舍时,她刚下班,看到我她很震惊,满眼的不敢置信。我当时委屈的直掉泪,问她为什么为什么没去接我。姐姐很懊悔地说要是知道我回来,即使路难走即使下雨,她也会去那里等我。从她的眼神里,我知道他后悔没去等我了,她以为我不会来找她的。

  晚上的时候,她的社友开着收音机听音乐,我明天考试,怎么也睡不着,姐姐急得不行了,又不好说人家,只好用手给我堵住耳朵??此偶钡难?,我告诉她没事我困了就睡着了。

  那一年我考上了县城里的重点高中,姐姐高兴的见人就夸我,等我再次去她那里的时候,她拉着我到隔壁宿舍显摆,说自己妹妹念书有多好。

  高中三年,我很少回家,一个月只回家一次,倒是经常去姐姐哪里。

  听到姐姐定亲的消息是在我高二那年,哥哥来看我时告诉我姐姐要定亲了,我还很不敢置信。那时候哥哥也在县城上班,他学的是木工,他的衣服都是姐姐洗,别人都说漂亮的姐姐不像他妹妹。那时哥哥也已经定亲,但是我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墒墙憬愕亩ㄇ兹梦业难劭舳己炝?,我坚持不肯相信我最爱的姐姐竟然没告诉我就要定亲了。

  姐姐是和未来姐夫一起来看我的,未来姐夫是从军队退伍的,刚买了出租车,他们开着车来接我去吃快餐。

  看着那个陌生的人,我觉得自己特别讨厌他,因为他抢了姐姐对我的关心。姐姐很是小心翼翼地照顾我,很细心地对我察言观色。我不想让姐姐伤心,可是那顿饭我吃的食不知喂。

  未来姐夫看来很知道我在姐姐心目中的位置,对我相当好,经常带姐姐来看我,给我买好吃的东西,还没到月末,就来学校门口接我回家,慢慢的我也就不好意思讨厌他了。

  高考万,我的心情不好,未来姐夫比我还关心我的成绩,早早就通过声讯台给我查处了分数。我的分数一般,没够重点大学本科分数线,被一个一般的大学录取了,我特别失望,父亲也在为供不供我上大学而犹豫,我的心情糟透了。未来姐夫开车带我和姐姐去吃烧烤,给我买烤红薯和糖葫芦。姐姐劝我说人家考上大学都乐坏了,只有我还为考得不理想而不开心?;怪龈牢乙欢ㄒド洗笱?,替她圆一个大学梦,而她会说服家里人的,这个大学时一定要上的。

  后来,再姐姐、哥哥还有母亲的坚持下,父亲同意让我上学了。姐姐和未来姐夫开始忙着给我买箱子和衣服以及生活用品,姐姐还把定亲的两千块钱拿了出来给我上学。

  就是在那个时候,从父亲和哥哥的言谈中,我才知道未来姐夫买车,从我们家借了七千多块钱(姐姐订亲的四千,父亲出了三千多。)后来我才知道姐姐给我的两千块是母亲给她的办嫁妆的私房钱。

  我上大学的当年,姐姐就结婚了。寒假一知道我回来,姐姐和姐夫就急急忙忙地到了家里。姐姐后来告诉我姐夫怕我喊她姐夫,他觉得我喊他哥比较近一些。好在我没有改口,他们都很开心。

  后来的暑假和寒假我都是直接从学校去姐姐家,他们总是在租来的房子里给我隔出一个房间,姐姐也总是记得我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那时候虽然清贫,但是我们过得很开心。

  我大二那年的春节,姐姐生了一个女儿,他们的生活更苦了,姐姐要还欠我们家的三千多块钱,又要带孩子,过得很难??此展撕⒆邮钡南感?,看她日渐瘦削的身子,我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大二的最后一个学期,父亲得了脑血栓,姐姐和姐夫忙里忙外,帮着找大夫给父亲治病,可是,在我大三那年的第一个学期,父亲因为生气病发在中秋节前去世了,我们三个人都吓坏了,被亲人的突然离世吓着了。相信父亲的去世对姐姐的打击不会比我小,从姐姐这半年来对父亲的细心照料,我能感觉到这对父女对这份迟来的亲情有多珍惜。

  大学的最后两年,我为学费打拚,姐姐也为他们的生活而忙碌,我和她之间不知不觉再次有了距离。大学最后的两年,交学费的时候,姐姐提过不够她帮忙去借,但是我没有开过口,姐姐也没有拿来过钱。

  大学毕业后的我,第一份工作是在青岛,毕业后的第一个春节,我从青岛给姐姐带了一双皮鞋,姐姐穿了三年,舍不得丢。我们之间是淡淡的牵念,淡淡的不舍。父亲的过世,加上兄嫂还有母亲之间复杂的现状,让我们都活得小心翼翼。

  后来因为挂念母亲,我回到了德州上班,工资不是很理想,但是距离家近了,母亲可以经常来看我,姐姐也来过几次,每次都是和姐夫一起来的,我都不知道如何招待他们,怕姐姐难为,我总是请他们在外面吃饭,姐姐也总责怪我浪费钱。

  和姐姐闹别扭是那次姐姐吞吞吐吐地说父亲当年说借给姐夫的钱不要了,后来却让他们还了3500块。听到这里我就火了,问她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无限已经逝世的人?那一次我们不欢而散,我明白了为什么有几次姐夫打电话让我给借一万块钱,为什么父亲去世后他们不帮我,原来他们是这么想的。而这让我对亲情感到悲哀,难道钱比情更重要吗?

  从那以后,我很少去姐姐家了,我知道这道鸿沟已经存在了,无论我们去不去看它,承认不承认它的存在。有时候我去她那里,住没两天就会被她骂哭,我每次都告诉自己不去看她了,却总也记不住。

  我以为我和姐姐就这样下去了,她有她的家庭,她不再需要我这个亲人,她会一直讨厌我,讨厌我上大学给家里带来的一切问题,而我也会一直抱着赎罪的心情悲哀地活下去。

  后来,又一个晴空霹雳落在我们身上,哥哥意外过世,同样的伤痛,同样的无助,给了我和姐姐又一次机会,我们共同扶持着母亲,我们共同维护着这个家,我知道我们姐妹两个再也不能分开了,为了我们的亲情,为了我们的亲人,我们的心再次靠到了一起。

  在陪着母亲熬过这份伤痛的同时,我和姐姐再次认识到了生存的痛苦和艰辛。我们商量要给母亲一个幸福的晚年,我们要让她过得更好。在我们两个人倾心去为母亲付出的同时,我们都学会了宽容和珍惜。

  我开始更疼姐姐了,给她买衣服,给她打电话。姐姐也知道牵挂我了,不时地给我打过来电话,跟我叨叨一些生活上的琐事,催我找个对象嫁掉,还念叨着我们有多就没见了。

  其实,亲情和关爱不需要多少财富,只是一份心情,只是一份心意。心里有了爱,眼里有了情,只要用心,那份神秘的血缘是斩不断的。

  也许是不断的失去,让我们更加珍惜彼此,也许是共同的经历,让我们学会了彼此扶持,现在的我觉得和姐姐更亲更近了。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姐姐,想给她打个电话问候一声,总是在给自己买东西的时候,想起要给她也添一件。

  和姐姐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我很庆幸自己现在学会了宽容和理解,我也很感激上天让我不是孤孤单单,我愿意为姐姐做得更多,我愿意到老的时候,还能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回忆我们的童年,我愿意就这样一生一世地牵挂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篇三:姐妹情深

 

   下午,我挂着QQ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屏幕右下方一个QQ头像在闪动。原来是安家落户在外省的老同学小燕。

  互道问候后,小燕说:“我月底要回老家,能见到你们吗?”

  我当然乐意了,届时放下一切冗繁事务也会去陪她,只因我的冗繁事务与她比较,显得微不足道。

  我对她说:“说啥也要陪陪你,远道而来的朋友,也是荣归故里的老乡。”

  小燕不好意思的回答:“惭愧!”

  我理解她的意思,她在大城市工作,并入住大城市,在旁人眼中应是阔绰的阶层了,事实上却存款寥寥。其实没有沦为房奴已经算富足了,我安慰她道:“没什么好惭愧的,平安就好。”

  “谢谢你懂我。”小燕很感激。

  “我们是姐妹,理解万岁!”附上一个拥抱的表情。

  “嗯,好温暖!”她回以一个拥抱。

  “呵呵,我也才发现,我是个温暖的人。”我顺口接上。

  “怎么这样说,我一直都这么认为。你对我一直都很好,从认识到现在。谢谢!”

  “你说哪里去了,一直都是你对我好,我脸红了。”她的话让我面带愧色。

  过了一会儿,小燕又发来信息:“我们这辈子都做好姐妹!希望你健康快乐!”

  暖融融的话语,让我眼眶开始湿润:“感动!也祝你幸福安康!”接着我又提及多年前的问题:“那我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呢?”

  小燕思索两分钟后给我答复:“我愿意叫你姐姐!我常需要你的安慰和鼓励。你就做我的姐姐吧!”

  “好??!”我欢呼雀跃的应道。

  ……

  其实,我们早就是好姐妹了。

  我们相识在初中,那时她从外校转学来我们班,正好与我同桌,后来,我们又同寝室同床。从此我们朝夕相伴,形影不离。同一时间起床,一同上课,一同买饭菜,放学后又一同去学校后山坡转悠,看书,晚上一同入眠。

  她家住在离我们学校40里的大山里,春节后开学,她就会带来家里喂养的,家里宰杀、烹制好的腊猪肉回学校,慷慨的给我解馋。夏天,她会回家用自行车载很多油桃来学校,当然是我最受惠,表皮多斑的油桃虽不好看,可吃起来却蜜一样的甜。9月开学,她会带一口袋柑橘来,堆在床底下,我想吃就吃。在那穷苦的读书年代里,得她这么多恩惠,到如今忆来依然令我感动不已。

  当然我们也红过脸。一个冬季的某天,她不小心把墨汁倒在我带来的被子上,怎样揉搓也洗不掉,我回家后挨骂了。我特生她气,对她不理不睬,晚上也各睡一头,还故意背对着拉开距离的睡。冬天冷酷的风无孔不入,钻进被窝来汲取我们的热量,我们在被窝里瑟瑟的发抖,但我仍倔强的不靠近她,她也不好意思靠近我,冷就冷吧!当我半夜翻身时不小心触碰了一下她的脚,好凉??!怪可怜的,我心软了,抱着她冰冷的脚贴在心窝,她感觉到了,也翻身过来为我的脚捂暖。虽然脚是冰凉的,我们的心却是暖暖的,就这样温暖着彼此,无声的用体温交流着,心里的怨结也随着寒冷的撤退而自然解开,然后甜美入梦。第二天起床,我们又是姐妹了。后来的整个冬天我们干脆就抱着对方的脚睡觉。

  毕业后,我骑自行车去她家玩。记得第二天早饭时,她热情好客的母亲在我面碗里埋了两个鸡蛋,一大碗的面加两个鸡蛋,好多,剩下又不礼貌,只能吃掉,结果吃得我肚子好撑。饭后,我们手拉手一同去爬山游玩,寻鸟窝,在岩石上镌刻彼此的名字,说要让我们的友情像刻痕一样,经受风吹雨打的洗礼。

  我们的联系由书信到电话,又由手机到QQ。虽然联系不多,那份暖暖的感觉却不曾被岁月磨白。

  前年夏天,我去她安家落户的地方去看望她,户外40度的高温,也不及她的热情。她百忙之中总不忘抽空陪我游览,观光。我单独出门时,她就像叮嘱小孩子一样叫我走人行道。离别时,她还悄悄的跑去购买一套衣裤送我,然后我们在泪水滂沱中挥手告别。后来每每穿上那套衣裤,心底总会油然升起无限的牵念与感激来。

  如今,我们各有各的事需要忙碌,偶尔能在QQ上遇见,相互问候聊聊天,叙叙旧。她工作很忙,而我比较闲,所以,每当看见她的个性签名挂上烦恼时,我就会上线等她,和她聊聊。其实,不用约定,那份姐妹深情,早已根深蒂固。

  有很多情谊,就是在不经意的时间积淀中结下的不解之缘,它清淡,它纯洁,它真切,毫无利益掺杂,并且时隔多年,那份纯洁真诚依然不会被时光流水冲淡。它如春日悄无声息的细雨,滋润你的心田鲜花绽放。它如夏日舒适凉爽的微风,吹散你心间的尘埃。它如秋日的累累硕果,盛满你虚空的心灵。它如冬日的暖阳,温暖你冷寂的心房。

推荐阅读